鲤椤

【盗笔】脑洞关于种种

@吴邪
吴邪跷着个嚣张的二郎腿瘫在那张青藤摇椅上,月白的衫子领口微敞露出一截清隽的锁骨,右手却是拗出了个颇为别扭的姿势支棱在额角。眯着的眼和着八仙桌上冒着热气的香茗无不悠闲风雅,偏偏椅上的人儿扭着眉头一副头疼不耐的样子。
有纤长手指穿过密匝匝的带栗子色的发,轻按在吴邪的太阳穴“还在为盘口的事儿劳神呢?”明明是关心的话,一开口却是调侃的语调。对于解语花这种纯属看热闹的口气,椅上的吴邪连个懒怠的白眼也闲得给他,索性又往摇椅种赖了几分,坐得愈发恣意,掀了掀眼帘子不咸不淡地吩咐着:“花儿着手艺忒差了些,须再往下去些儿。"(本来吴邪都是唤小花的,但这里的天真已经蜕变成了吴小佛爷啦,so…^_^)
那着粉衫的白脸青年正待开口却被门口跌跌撞撞冲进来的短打汉子截住了话头,那汉子一头热汗也掩不住的欣喜神色,见了吴邪与解语花也只得收敛了几分,打了个摆子道:“小佛爷,花爷。小佛爷要的那龙脊背哥几个替爷倒出来了,小佛爷您说……?”吴邪一改之前的懒散,自那青藤摇椅上站了起来,月白的衫子此刻一扫懒散反倒勾勒了几分说一不二的风骨,轻掸衣袖开口道:带路”,一旁的解语花眸色一转撰出了几色笑意。

' 短打汉子却是摆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小佛爷也省得,那血尸墓不好办,兄弟几个折了老三老六在里头……"吴邪倦倦地抬眼乜了那汉子一会儿:“若是货对了,少得了你王大的么?带路吧。”不等那汉子应一声,解语花已然堪堪一声笑了出来:“天真是真真坐不住了呵。” 黑玉麒麟瓶,是你么?(这里是我自己瞎抛的啦^_^,不过后面还有解释,往下看哟,在胖子的回忆那儿。) 穿花拂柳过弄堂,激起的花英微尘又再度寂静,只是左胸腔中跳动的一颗心却是无法平静下来。张起灵,九年了。我,等不起了。